未在货物运输合同中如实申报货物价值的风险承担

发布时间:2020-05-07 07:30:00

一、虽然黄金首饰行业在寄售黄金首饰等物品时,通常会将产品名称标示为工艺品,但行业惯例不能作为证据,也不能排除实际寄售物品为工艺品的可能性。

一、虽然黄金首饰行业在寄售黄金首饰等物品时,通常会将产品名称标示为工艺品,但行业惯例不能作为证据,也不能排除实际寄售物品为工艺品的可能性。

二、货物的名称和价值,应当在航空主货物托运单上如实申报,被保险人也应当在托运单上签字确认,但仍应当将货物名称标明为工艺品,并承担相应的风险。

2013年6月,杭州浙商珠宝有限公司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中心分公司签订货物运输保险预保单。投保人为杭州浙商珠宝有限公司,被保险人为杭州浙商珠宝有限公司,保险利益人。保险标的是钻石、珠宝、黄金、钯和钯制品、金条、玉石和珍珠以及手工艺品。对于翡翠和玉石制品,除损坏造成的损失外,保险人只对保险责任范围内的货物丢失和被盗负责;保险期间为2013年7月1日至2014年6月30日;保险责任起止于民航快运有限公司/SF快运(集团)有限公司。,货物由特快专递或者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的保险单后至货物到达目的地并由收货人签收;运输方式或者运输方式为特快专递、顺丰快运、民航快运;保险人对保险标的的每一航次/班次/每一运输工具的保险责任最高限额为:特快专递60万元、顺丰专递60万元、民航特快专递200万元;每次事故的免赔率/金额为每次事故损失金额的5%;不足时或者投保人、被保险人的标的物发生损失的,投保人、被保险人应当及时采取措施避免损失扩大,并在3小时内将事故情况通知保险人;确认标的物的赔偿价值:以标的物的实际成本价计算。

2014年3月6日,杭州瑞祥珠宝有限公司向原告出具了《权益转让书》,将杭州瑞祥珠宝有限公司的全部权利和可获得的赔偿转让给原告,原告通过法律或其他措施向第三方主张权利。

被告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深圳有限公司辩称:1。原告起诉被告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侵犯其投保的杭州瑞祥珠宝有限公司的权益,事实和法律无法成立。一是被告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未实施损害被保险人的行为;二是被告向显达有限公司办理货物托运手续时,被保险人未证明是本案;二是被告向显达有限公司托运被保险人所有的财产。原告常见的黄金、钯等贵金属商品尚未向被告凌先达公司说明,被告凌先达公司也未向南航说明。原告所称贵金属货物被盗缺乏事实依据。即使盗窃行为成立,造成盗窃的主要责任还是在被保险人或者托运人、被保险人或者托运人身上,原告应当对此负责。根据原告、被告凌先达公司提供的证据,本案涉及的贵金属盗窃案已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原告未提供公安机关调查本案的情况。根据刑事第一、民事第二的规定,原告只能在公安机关破案后提起诉讼。根据国内航空运输承运人的赔偿责任限制,原告主张被告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赔偿经济损失94万余元,明显违反了本规定的限制,因为根据限制,即使被告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负有航空运输承运人的责任,也应当按照最高限额、所涉货物重量、每公斤100元的标准承担责任。综上所述,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90条、第311条、第312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中心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被驳回。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九十条承运人应当在约定的期限或者合理期限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的地点。

第三百一十一条货物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毁损、灭失的,承运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是,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由于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灭失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第三百一十二条当事人约定的货物毁损、灭失的赔偿额,按照约定计算;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按照交货或者到期交货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法律、行政法规对赔偿的计算方法和赔偿限额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六十条因第三人损害保险标的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应当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之日起,在赔偿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向第三人请求赔偿的权利。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有责任为自己的主张提供证据。